特约专稿:美国NPC铁人健美大赛亚军谢光武(中国籍)的来信 健美文章

近年来在我国举行的全国健美锦标赛兴奋剂检测中,服用违禁药物的现象屡屡发生,使用违禁药物不仅严重损害的身体健康,有悖于公平竞争,而且是一种违法行为,北京市健美协会一贯严格执行国家体育总局违禁药物三严方针,利用所有协会活动积极开展反兴奋剂教育。其实健美运动同所有竞技体育一样,运动员的刻苦训练和科学训练完全可以提高运动水平,像北京著名的亚洲健美冠军程丹彤、全国健美冠军何玉珊、田卫平、王延生、陶继红、马世荣、刘宝成、恩玉平、王建国、张吉青、张菁、吴哲等名将他们都是依靠刻苦训练来提高训练水平,20多年的健美训练实践证明:不用违禁药物照样可以获得全国健美冠军。

为了教育青少年远离违禁药物,北京市健美协会日前邀请侨居美国的健美明星谢光武谈一下他在健美运动最发达的美国谈谈他的感受。

谢光武在9月24日给北京市健美协会的来信中写道:“我自1989年起接触和从事健美运动已经有15个年头了。刚开始,只是从《健与美》等杂志上学习一些基本的健美知识。当时的武汉市健美协会副主席钟经鑫先生是我的第一位启蒙老师。那时健身房的条件较差,杠铃哑铃都生锈而且是自制的。记得做哑铃仰卧飞鸟上举时一定要闭上眼睛,否则哑铃碰在一起,铁锈定会掉在眼睛里。

为了进一步提高竞技水平,1992年我慕名去娄琢玉先生开办的上海韦德健美教练员班学习,从理论到技术上的到了很快的提高;1997年在武汉的全国健美锦标赛上取得了我个人健美生涯的第一个全国冠军。随着对健美运动的不满足和渴求,我先后在深圳市大家乐健美乐苑,深圳市特区报乘长风健康城,深圳市康祺健美俱乐部担任教练。2000年在深圳创办自己的“光武健身中心”。怀着对健美事业的执著,我又来到美国的阳光城市—加州洛杉矶,在Bally Total Fitness做私人教练并在一家私人艺术学院担任形体训练老师。

2002,2003年我取得了美国NPC和铁人大赛的冠亚军。也许在人们眼里我是幸运的,但付出的艰辛又有几人知道。很多业界人士和健美爱好者都不大相信我是真正的自然健美冠军运动员,其实我对药物的看法及态度是:永远说“NO!”。从中国到美国,总会有人问我同样的问题,那就是:你是怎么训练的?在饮食上如何安排?你有服用药物吗?特别是到了美国以后,职业及业余比赛中药物的使用比较普遍,大部分情况下是不需要药检的。在健身房,经常有人走过来问,“你服用哪一品牌的药物,打针吗?如何才能快速强壮起来?”当我告诉他/她我是“natural”是,包括健身俱乐部的同事和同行在内,几乎没人相信。无论怎么解释,一些人都很难想信和理解。许多年前我在进入健美界的第一天起我就告诫自己,绝不沾任何药物;宁可退出,也不能为金钱,名利而牺牲我对自然健美运动的挚爱和追求。我个人认为,先天发育良好的骨骼比例,均匀的肌肉线条分布,科学的饮食结构,严格有效的重量训练,灵活多样的训练技巧以及成功的心理促进因素,才是取得冠军的主要构件,而不是依赖药物取得暂时的进步。在美国花20美金可以随意买到60片小瓶装的EPHEDRINE(麻黄),但我会将钱用在购买蛋白粉和氨基酸等营养补剂上”。

谢光武的来信给我们的启迪是不要迷信违禁药物,刻苦训练和科学训练是健美运动员的成功之路。

文:北京市健美协会秘书长郭庆红